研究资质

直到此刻,各国的人权状况还都没被全面地衡量。人权衡量倡议组织 简称HRMI,发音为“和—秘”)正以坚实设计的研究和分析方式来填补空白。

HRMI是一个独立的全球调研机构,经费来自拨款和捐赠。

HRMI不是倡导机构。它通过可信赖的,跨国间有可比性的人权数据来扩大人权捍卫者的声音。此数据供民间群体、研究人员和各国政府用来改善世界各地的人民生活。

合作设计的过程是HRMI原则的核心,确保我们的数据准确地反映人权实践者的体验并符合学术领域的高标准要求。

这些数据将如何有用?

HRMI正用坚实的、跨国间有可比性的数据,通过衡量各国的人权表现,来填补这一措施上的空白。这些数据在几个方面有用:

  • 公民社会可以用HRMI的数据来报告和维权,特别是突出一段时间内体现的趋势,有待改善的特定领域和与领国间的对比。
  • 记者和人权监测者可以把这些数据当作“硬数字”来为案列研究和有关特定人群的故事提供更多元的背景。
  • 各国政府可以在与其他国家的谈判中,尤其是贸易、援助和发展方面,使用这些数据。
  • 公司可以在决策如何合乎标准地引导资金流和如何管理风险方面使用这些数据。

谁在主导这些研究和分析?

社会经济权领导者:苏珊·兰道夫博士 (Dr Susan Randolph)

苏珊·兰道夫博士 (Susan Randolf) 是HRMI的联合创建者之一,也是社会经济权的领军者。苏珊是一位发展经济学家,是社会经济权掌控机构的联合执事,也是康涅尼格大学经济学的荣誉副教授。

她与萨基可·富库达-帕尔以及泰拉·劳森-雷默合著的书(牛津大学出版社,2015),如此描述HRMI所使用的方法 实现社会经济权。 这本书赢得2016年度美国政治科学联合会的人权领域的最佳图书称号,三位作者因此获得2019年格雷韦迈尔“改善世界秩序思想”奖。

苏珊拥有康奈尔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她的完整个人履历在此处

公民政治权领导者:查德·克莱博士 (Dr K Chad Clay)

HRMI的查德·克莱博士 (K. Chad Clay) 领导我们公民政治权标准的设计与发展。查德是一位政治科学家,他在乔治亚大学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就人权、国际关系和政治经济,从事研究和课堂教学,他还是大学里全球事务研究中心(Globis)的院长。

查德在重要的学术期刊中广泛发表文章,这为他积累了十多年在衡量人权方面的经验,包括作为(目前已存档)的CIRI人权数据项目的联合执事。

查德于2012年在宾汉姆顿大学 (Binghamton University) 获得政治科学博士学位。他的完整个人履历在 此处

合作设计参与者

HRMI使用合作设计过程来确保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权实践者的经验都能从方法和数据展示中得到反映。倡议的每一个阶段都是由一系列参与者在国际研讨会上联合设计的,并且经过各种场合的全面测试。许多公民社会组织将工作人员派送到这些研讨会中去,为HRMI的方法的发展贡献了专长

其结果是我们的发现同时被实践者和学术领域广泛接受。

总部设在新西兰

HRMI是一个全球人权实践者和学者的结合体,总部在 默图经济和公众政策研究 (MOTU) 威灵顿,新西兰,全球前十经济智囊团和气候变化智囊团之一。

HRMI的联合创始人,发展方向的领军者安妮-马里·布鲁克 (Anne-Marie Brook),是默图政策和艾德蒙希拉里会员。

HRMI还在美国乔治亚大学的全球事务研究中心——GLOBIS,有一个运作基地。

独立于我们的出资者

HRMI对独立自主有强烈的承诺,在所有注资协议中都加入了独立自主的条款。HRMI网站上会披露所有资助者资料。

HRMI社会经济权数据

苏珊·兰道夫与同事萨基可·富库达-帕尔和泰拉·劳森-雷默制定了SERF指标,为HRMI的社会经济权数据作出独特而重要的贡献。SERF指标以不同国家为基准,參考在其收入水平上能够达到的成就,比较各国在关键指标上的表现。因此,HRMI可以评量国家调度资源,确保逐步实现人民权利的成效。

此方法论多年来经同行全面评审,其创始人获颁两项著名奖项:2016年度美国政治科学联合会人权领域最佳图书奖,以及2019年格雷韦迈尔“改善世界秩序思想”奖。

除得奖书籍《实现社会和经济权益》外,另外两篇重要的同行评审期刊论文亦有论及此方法论:

社会经济权实现指标:国家分数与排名” 苏珊·兰道夫、萨基可·富库达-帕尔和泰拉·劳森-雷默 (Sakiko Fukuda-Parr, Terra Lawson-Remer, and Susan Randolph), 刊於《人权期刊》,第9期第3卷(2010),第230-61頁。

评量人权义务的实现进展:社会经济权实现指标” 萨基可·富库达-帕尔、泰拉·劳森-雷默和苏珊·兰道夫(Sakiko Fukuda-Parr, Terra Lawson-Remer, and Susan Randolph), 刊於《人权期刊》,第8期第3卷(2009),第195-221頁。

HRMI已就社会经济权发布10年的数据,涵盖多达197个国家。时间趋势可参照HRMI数据网站图表。

针对已纳入公民政治权利资料库的国家,我们亦有收集数据,研究哪些群体的社会经济权特别容易遭到侵犯。

HRMI公民政治权数据

侵犯公民政治权利的情况往往被隐瞒及低估。为应对这些挑战,HRMI採用详细的多语言专家调查问卷收集信息,要求每个国家的人权从业者评估各种人权状况。之后HRMI将利用这些数据构思措施,数据所含信息比以前多,其中包括未公开报道的侵犯人权相关资料。

此方法的好处之一是可以查阅来自全球、区域、国家和地方各级组织的信息,提供多样观点。另一好处是其采用先进统计结合问卷回应,并确保回应可供比较。方法提供了可供各国之间相互比较的公民政治权数据,并透过为措施留有置信区间,清楚交代统计的不确定性。

HRMI亦会收集资料,辨识各国不同人权侵犯状况的高危群体,并透过定性回应,更详细了解人权侵犯状况的背景资讯。

HRMI每年都会派发专家调查问卷,调查范围每年扩展,务求涵盖更多国家。2020年,HRMI计划在30多个国家进行调查。

此世界领先的方法论在《人权期刊》的同行评审期刊文章中已有概述:

简明人权数据:人权评量倡议组织(HRMI)简介” 安妮-马里·布鲁克、查德·克莱和苏珊·兰道夫( Anne-Marie Brook, K Chad Clay, and Susan Randolph), 《人权期刊》, 第19卷第3期(2020),第67-82页,可 免费下载PDF文件

一篇与此新方法相关的技术性文章目前正在审阅之中,将在《和平研究杂志》中发表。

公民政治权调查方法论:常见问题

为何HRMI要以问卷调查方式收集公民政治权数据?

就HRMI评量的大部份公民政治权而言,目前并未有收集到客观、可靠和可供国家之间比较的数据。

这些侵犯人权的行为并不会显露人前。政府通常最有条件了解人权侵犯的情况,但在发布相关准确数据一事上则存在利益冲突。

最佳的资讯来源包括日常关注国家侵犯人权行为的人权专家、地方或国际非政府组织的人权监察员、记者和人权律师。这些就是HRMI专家调查问卷希望寻找的人。

广泛研究表明,他们是可靠的信息来源(Hill, Moore, and Mukherjee, 2013)。

像HRMI这样的专家调查问卷方法至少需要三位专家答卷人。与召集专家小组为政府部长提供建议有点类似。

HRMI将每个国家/地区的最低答卷人数定为五名。若人数低于该数字,则不会发布该国家/地区的数据。2019年,各國答卷人数从6到19人不等,平均答卷人数为11人。

每个第二次参与的国家,第二年的参与人数都有所增加。

HRMI调查问卷中的“专家”是谁?

2019年,我们收集了参与者所拥有专业知识范畴的数据。参与者可以根据需要,从四个选项中选择多个选项:

调查亦询问了参与者工作中关注的人权领域。参与者平均选择的选项数目为5.2。

会否有所偏袒?

学术文献显示,人权倡导者和监察者普遍并不会过度回报侵犯人权行为(Hill,Moore & Mukherjee,2013)。

HRMI的调查问题并无问及价值判断,而是有关发生国际法订明侵犯人权行为的频率。

以下是2020年调查的例子:

此外,运用辅测定锚法(请参见下文)有助考虑不同受访者对侵犯人权行为的敏感度。

HRMI如何确保结果在各国和参与者之间具有可比性?

采用专家调查问卷的主要原因是可以比较不同国家和时间之间的结果。

为此,HRMI调查问卷中具备几项特色。

其中一项重要特色是加入了“辅测定锚法”的元素。参与者除需回答有关其专业范畴内特定国家/地区中侵犯人权频率的问题外,亦要求以完全相同的计分标准回答有关三个虚构国家的问题。虚拟情境中简短描述了这些虚构国家中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其中一个虚构国家有许多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一个近乎没有相关问题,而另一个则介乎两者之间。

参与者就虚构国家的回答有助揭示其个人评分标准。有些人倾向不使用量表两端,所有答案皆集中在量表中间。若参与者将表现优秀的虚构国家评为中等水平,我们则可运用统计学方法“拉伸”其他答案,确保能与其他受访者的答案相互比较。

如何招募专家调查问卷参与者?

HRMI结合“滚雪球”方法,并且邀请可信赖的合作伙伴组织和当地大使填写问卷,确保有不同合资格专家参与数据收集。

各国的人权从业者都是HRMI大使,负责协助招募人权专家。问卷答卷人必须是人权律师、记者、为当地或国际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人权研究员,或在具有A级地位国家人权研究所中工作的人士。大使亦需确保答卷人來自不同专业知识范畴,例如(大国内的)不同地理区域和专攻的人权种类。

各国首位获邀请参与调查的人都会成为大使。至于“可信赖的合作伙伴”,则为在如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等受尊敬非政府组织中工作的人士。之后会邀请每位调查参与者推荐符合条件的人士参与调查,以令雪球越滚越大。

公民政治权数据在全面涵盖全球各国前有何作用?

EHRMI每年调查涵盖的国家数量都有所增加。随着资助日增,预计未来2至3年内可以覆盖世界其他国家与地区。如欲详细了解HRMI的国家/地区覆盖范围,请浏览国家/地区覆盖范围页面。

尽管全球覆盖范围仍未够全面,但各国数据仍有不少作用。

调查涵盖的每个国家会获得多达13项人权评分(其中5项与社会经济权相关)。由于调查每年进行,因此可以随着时间推移追踪分数。

分数可在人权倡导和新闻中展示,为罕见的定量数据,显示国家在实现人权方面的进展。媒体机构在新闻中引用HRMI数据的例子结集于此处, 并引录如下。

HRMI亦会就每项权利报告哪些群体特别容易遭受人权侵犯。这些详细的资讯可以充当新闻报道材料,并鼓励该群体或激发他人为该群体倡导人权。

以下是一些引用HRMI数据作新闻报导的例子:

Vox在网站首页刊出记者Lauren Wolfe的报导 当中引用了2019年HRMI有关美国人权状况的数据。

Bhrikuti Rai引录HRMI数据,在加德满都邮报中报道尼泊尔对公民自由的威胁。

Michael Taylor为汤森路透基金会撰写文章 论及美国人权分数和我们2019年数据中的一些其他重要发现。

在新西兰,Katie Bradford为新西兰电视台(TVNZ)的旗舰节目One News进行报导 探讨新西兰的人权状况,并且邀请包括司法部长和首席人权专员在內的公众人物在萤幕前就HRMI的调查结果作出回应。

美国广播公司(ABC)在节目Pacific Beat中报导 了斐济、澳洲和新西兰的HRMI分数。报道自9分钟开始。

2020年4月更新

Thanks for your interest in HRMI. You are also most welcome to follow us on TwitterYouTubeLinkedIn, and Facebook, and sign up to receive occasional newsletters here